千树_羊习习快到姐姐怀里来

POT:迹部景吾
全职:孙翔
韩叶周翔洁癖不拆

【韩叶】【ABO】伴生(六)

#韩叶,abo,韩A叶O


#好久没更你们还记得我么×


#和我一起大叫,新杰好助攻!!

——————————————————————————————


 日子到了九月,天气没那么炎热了,但还是闷得人心烦。


叶修正皱眉坐在床上,手上抛枕头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收回, 一只手捂着已经开始微微隆起的肚子,脸上的表情很是气氛。


被枕头砸出去的韩文清也表示很无奈,不过他也没时间无奈了,战队要训练,他得先把早饭做好。


最近叶修的脾气特别暴躁,又有些让人琢磨不透,这一秒还特别安静的在你怀里躺着,下一秒就可能会拿枕头把你砸出去,一点点小事情在他面前都会无限放大惹人不安烦躁,闹得人头都大了。


在医学上我们称这种现象叫孕期焦虑症。


今天早上韩文清也不过因为晚上太晚可能赶不上饭店而被突然转变脸色的叶修赶出了房门,当然这一类的事绝不止这一例,几乎每天都要来这么几次,这让每天还要在战队训练的韩文清很头疼,本来平时就辛苦,在来这么一出,又不好跟他发脾气,有什么火气就这么忍了下来。


做好早饭,韩文清再次推开了卧室门,没有进去,这时叶修也早就重新躺回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缠地紧紧的,头都闷在了被子里。


韩文清皱眉, 还是没过去,站在门口对叶修说“早饭放桌上了,中午我会回来,在家别玩太长时间电脑。” 


回应他的是床上的最后一个枕头,然后叶修继续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接过枕头,韩文清叹气看了看床上,继而又说“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好透气。”


结果就是被子里那人又缩了缩,被子缠地更紧了。


终于韩文清大步走向床边,直接把被子从叶修身上抽了下来,抖一抖,轻轻盖在叶修身上。


叶修直接翻身,想抓个什么扔韩文清,往床上一模却又发现枕头都被他丢出去了,脸一皱,直接把被子踢到了床底下。


韩文清黑着脸把被子捡起来帮叶修盖好,叶修继续踢,再盖,又踢了,就这么反复了几次了,韩文清的脸色都黑的都能滴的出墨。


也不好再争下去,韩文清的耐心快消失殆尽,深呼吸几口,压住火,低声吼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随即走出了房间,直接穿鞋拿车钥匙走人。


坐到车里韩文清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争吵不是第一次,以前的争吵也总是因为关于荣耀和带队的理念问题,而这次,确是无声的争吵,彼此僵着,用行动告诉对方我生气了,矛盾慢慢积累,终地,静坐战争正式打响。


可叶修现在就是要人照顾的时候,自己却在吼了他之后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真是疯了!


但他也没有回去,离早练开始没多少时间了,作为队长他不能迟到,迟疑了一下,还是发动了引擎,离开了。


张新杰发现今天的队长有些不对。


训练的时候总是有些心不在焉,出错的几率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整个人身上散发着火气。


虽然知道队长可以很快调整过来不影响训练,但张新杰觉得还是要找韩文清谈一谈。


于是早上的训练结束后,张新杰叫住了正准备离开训练室的韩文清,等到人全部走光了才开口。


“队长今天训练时状态不对,有什么事情么。”作为少数几个知道叶修怀孕了的人,韩文清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张新杰是心知肚明的,但出于礼貌和为了确认,张新杰还是问了“是和叶修闹矛盾了?”


 韩文清揉揉眉间,想了一会才开口。


“他最近脾气挺大。”


“然后你们吵架了?”张新杰推推眼镜。


“嗯。”


“他一个人在家?!生气了么。”张新杰皱眉,显然,他不认同这种想法。“把生气的omega一个人放在家,这样怎么可以。”


又想了想“队长你还是回去看看吧,安慰一下叶修前辈吧,怀孕期间人会比较敏感暴躁的,有什么问题还是要解决一下好。”


这时韩文清气消得差不多了,说不担心叶修也是假的,他向张新杰点点头,走出了训练室。


 韩文清一开家门就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整碗还没有动过的的早饭,炒粉早就凉了,孤零零地摆在桌上,韩文清皱着眉头把带回来的中饭也一并放在了桌子上,直接朝卧室走去。


叶修还在睡觉,孕期总是多觉,不分时间地点,倒头就能睡,被子任然在地上,可见叶修还是在闹脾气。


韩文清手握紧了拳头,又无力地放开,还是心疼,心疼这人这样对待自己,懊悔自己为何要气愤离开而不管叶修。


最后的最后,一切只化成了一口叹息,静坐战争不可能永远这么持续下去,总要有一方先妥协,现在妥协的,是韩文清。


捡起地上的被子,先给叶修盖上,接着人也躺在了床上,没有转进被子里,而是把人连被子一起抱住,手绕过去轻轻搭在叶修的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动作很轻柔,不似平日的刚硬。


韩文清一回家叶修就已经醒过来了,但他不想睁眼,也不想动,困意还在,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早上的气还没消,索性继续闭上眼躺着,任由韩文清帮他盖被子,只是在韩文清抱住他的时候皱了皱眉,就这么让他抱了几分钟才小幅度挣扎了一会。


感觉到怀中的人抗拒式的挣扎,韩文清松开了手,把头埋在叶修的后劲里。


叶修并没有翻过身来和韩文清面对面,也并没有推开韩文清,挑挑眉问到“老韩,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声音从后方传来,因为头埋在叶修颈后,韩文清的声音很模糊,气息喷在叶修的脖子上,让叶修感觉有些痒痒。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对不起谁了。”


明显气还没消,回答硬硬的。


韩文清轻叹一口,手还是搂上了叶修的腰,不管怀里的人怎么挣扎,手紧紧地扣着,却又轻柔地将他翻过来面对自己。


“叶修,你听我说”掰过叶修的头,骨节分明的手慢慢滑到他脸上,然后向下到腰间,将叶修脱了过来抱在怀里“别闹了,是我不对。”


区别于平日强硬,韩文清觉得自己所有的温和的一面都展现给了叶修,他的宠溺给了叶修,他会在叶修生气时先妥协道歉,也会抱着他说着并不顺口的情话。他会细心安排叶修的起居日常,也会皱着眉头叫他少抽点烟多做运动。韩文清对叶修真的太不一样,因为叶修是他的爱人,要过一辈子的爱人。


轻吻着叶修的脸颊,一遍遍地重复着道歉的话,最后竟是亲了上去,嘴唇碾压着嘴唇,先开始只是轻轻的啄着,往后劲越来越大,吻地越来越深,舌头直入口腔,舔过口中嫩嫩的肉,直接找到对方柔软的舌头,带着一起缠绵。


他们就这样交换了一个并不激烈却绵长又温柔的吻。


叶修心里柔软极了,现在的他特别敏感,任何感情他都放大再放大,韩文清的温柔攻势直接让叶修直接溃不成军。


“老韩你犯规。”叶修嘟囔着,又抬头看着韩文清“老韩我饿了。”


“去吃饭。”


 “你今天晚上回家吃饭。”


“好。”


“以后你都要回家吃饭。”


“好。”


“一直一直要回家吃饭。”


“好。什么都好”


——————————————————————————————


好久没更了【躺】不过说好在叶神生日那天写完的就会写完的!!!


以及上面的老韩大家爱不爱呢,反正我爱,爱死啦撸!!!


评论(16)
热度(107)

© 千树_羊习习快到姐姐怀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