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树_羊习习快到姐姐怀里来

POT:迹部景吾
全职:孙翔
韩叶周翔洁癖不拆

【韩叶】【ABO】伴生(五)

 #韩叶,ABO,韩A叶O

#私设多的我不想说话

#还能愉快玩耍么,能就往下

——————————————————————————

群里又在每日一刷韩叶的八卦。

叶修每次上网都会被弹出来刷一脸,为此叶修无比心累。

今天都在讨论韩叶这两人有没有约过会,怎么约会的,甚至还有几句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肯定没有约会过。

说实在话,这两人还真的有好好地约过一次,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事情发生在第五赛季。

 这一年嘉世和霸图的夏休期都来的特别早,在后赛季四强就纷纷落马。韩文清本想回家住几天,却不料被自家亲娘赶了出来,美名其曰,你和你的omega谈了这么久都没好好出去约过会,这像什么样。

韩文清无奈,但的确,和叶修谈了这么久恋爱了还是没有好好的出去约过一次会,平时在战队训练时间紧,每天也就是上网聊几句,到了发情期彼此不在身边就算了,碰到了也总是在床上翻云覆雨,哪里有时间约会。

想罢,韩文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叶修,这时嘉世才和雷霆打完比赛,整个队都在W市没走,他们也就约在了W市,准备在那里多待几天,也算是一个小旅行。

韩文清效率挺高,刚刚决定好地点就直接订了飞机票,当天晚上就到达了W市。

下了飞机韩文清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叶修给的地址报给司机,就直接座在后座查W市的景点。

司机不玩荣耀,并不认识韩文清,做人也特实在,没有因为韩文清是外乡人而坑他,直接把他带到了酒店门口。

付了钱下车,直接去前台拿钥匙。叶修已经和前台打过招呼,过程相当顺利,五楼二号房,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多月没见过的人在电脑前打荣耀。

听到响声便知道是韩文清来了,叶修没回头,继续在副本里杀怪,直到韩文清把他的人转过看,弯下腰给了他一个结实的吻。

吻得很急促,唇瓣重重地摩擦,还带些啃咬,充分表明了来人对他的想念之热切。

唇分,叶修笑笑,继续搂着韩文清的脖子开口“这么想我。”

的确,他们上一次见面是一个多月前了,对于异地的情侣来说,几个月见一次本就挺难熬了,更何况是一对已经标记了的AO?

见韩文清一副不想回话的样子,叶修只是啧了一声,转过身子继续打荣耀,刚刚他站着不动好长时间了,血是哗哗地掉,一个人下本没有牧师的情况下,已经是没法救回来了,叶修想干脆退出游戏,却听到后面的韩文清低声说了一句话,叶修猛的愣了愣,就这一回功夫,最后一滴血被清地干干静静,得,直接死了。

韩文清说的那句话是,是有点想你。

叶修直接拔卡,站起来向双人床走去,一屁股坐在床上,眼神带笑地望着韩文清“你真是越来越心脏了啊老韩。”

“和你学的。”韩文清一边说一边也坐在了床上,叶修侧身直接躺在了韩文清的大腿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抓着韩文清的手玩。

“老韩我们这次去玩什么,干脆就在房里打荣耀好了,省事。”

“安排好了你去就成。”一把抓住叶修玩着自己手的手腕,然后慢慢握住帮他做手操,动作意外的温柔。

叶修也表现地贴别温顺,安静地躺在韩文清腿上,任由韩文清帮他做手操。

叶修这样子可不多见,除了韩文清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得到。平时叶修在赛场上级为强大,虽然最近开始过多的走战术流,但操作任然叫人叹为观止,绝不会想到这人还有这样一面。

这也是充分地给了韩文清信赖于依赖,这是他的Alpha,他可以在他面前放松自己,累了可以去靠着他休息。

难得的温馨,叶修没多久就开始犯困了,直接睡在了韩文清腿上,做了半天手操的韩文清发现怀里人半天没动静,低头看才发现叶修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了,便停下,将叶修往床上推了推,扯过被子盖好,自己先去关了电脑,从旅行箱中拿出睡衣,走近了浴室。

前一天才受过高强度的比赛的洗礼,今天又是坐飞机,韩文清也累了,为了保持明天的好精神,是要好好休息。

洗完澡走出浴室,叶修正在床上睡得安稳,上床搂过叶修,关上灯,没多久就只剩下两人呼吸的声音,一夜无梦。

W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分三镇,其中又是主文化区的武昌最有玩头。三镇由几座大桥连接起来,交通发达,各个商业家聆郎满目,景点没有一般的旅游城市多,景点却不差于其他地方。

雷霆的比赛馆在三镇中工业发达汉阳,他们的旅馆也就订在了汉阳,位置有点偏,对于两个人生地不熟的人来说,出行还是有些困难的。

好在W市的交通近些年改进了很多,那里都能坐公汽,最近地铁也修起来了,出行很方便。再来韩文清事先就把要去的线路大体研究清楚了,也省了好些麻烦。

直接坐公汽跨过长江大桥,一下桥就到了黄鹤楼,也就是今天的目的地,在南门售票口买好门票,叶修和韩文清就直接进了黄鹤楼公园。

炎热的天气抵挡不住人们出游的欲望,不是休息日,人却意外的多,叶修一边参观,一边向韩文清抱怨。

“老韩人好多,天也热,还不如在房里打荣耀。”

“忍着。”

相比叶修穿着宽松的衣服,没做什么伪装,看着挺清爽,韩文清一件黑色的衬衫还加一顶帽子的装扮看上去就比叶修热,毕竟是公众人物,出门有必要做一些伪装,韩文清又把帽子拉低了些。

观看完天下第一楼,从公园西门出来,走过好长一条楼梯,直接来到了商业街。

正值中午十二点多,早上吃的也该消化了,两人准备去户部巷吃中餐,户部巷呢,也是武汉的特色,各种小吃风味全部融合在一条巷子里,里面去一边吃一边找,好不乐哉。

不过就这么一条巷子,还正好是饭点,人口密集度可想而知,几乎是人挤着人。

韩文清护着叶修,一只手还要拿买的东西,有的时候挤着了,韩文清还要看好叶修避免人群把他们俩冲散。

一条巷子走到头,到了宽阔的风情街,两人都是叹了一口气,人太多的感觉真是不好,挤不说,空气里混杂的信息素也让人不舒服。

风情街都是些小店子,要么是女生爱的饰品店,要不就是特别用情调的咖啡屋,韩文清和叶修两人是对这些店子没意思的也就随意逛了逛,走出去商业街,都是买衣服买鞋子的地方,两个宅男对这个不感兴趣。

“回去吧。”叶修看看四周,转过来跟韩文清说。

“好”韩文清也没了逛下去的念头,便同意了。

 

不一会儿才来了车站,他们早上坐的车正好在后面,人有点多,叶修看了看,指着前面那辆说

“应该是这个车。也能到。”

“什么应该,别做错了。”

 “我看了车牌的,错不了,就是这车。”说着叶修直接拉着韩文清向前面一辆车走去,韩文清无奈,也就这样被拉着上了车。

上了车,人并不是很多,叶修两人很快就找到了位置。

叶修坐在车窗旁,看着车的走向,突然感觉有些奇怪,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好像走的不是这条路啊。

“老韩,你有没有发现,这车走的路线有些不对?”

叶修看向韩文清,韩文清皱眉,脸开始变黑。

“都说了不是这车。”韩文清当机立决,车子停下就拉着叶修下了车。

“这是哪?”下车叶修就去看公交站站牌,却发现这一路段车子少的很,对W市本身就不熟,这下彻底不知道在哪里了。

“原路返回?”叶修问。

韩文清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叶修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走过了这条路,前面出现的是向左和向右的岔路口,韩文清皱了皱眉,直接往左边拐了。

“老韩,你确定刚刚是从这里过来的。”看韩文清这么走,像对这里很熟样的。

“应该。”会答的挺干脆。

然后两个人都没说话了,就这么按照感觉走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天大马路,对面就是江滩。

叶修看看韩文清“江滩?老韩,现在还早,要去么?”

“走吧。”话落,韩文清就走过马路,向对面的江滩走去。

两个人就这么沿着江滩慢慢的走,这一段没有被修建成江滩公园,平时就没什么人,正直中午,人更少,沿着岸走,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一前一后,慢慢的走着,江边的风是凉的,吹散了空中的热气,十分清凉,让人一扫平时的烦闷,让人心静。

走在后面的叶修看看前面的韩文清,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忽然笑了出来,快步走到韩文清旁边,拉过拉的手,对他说“老韩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这场景挺熟悉的。”

韩文清反握住叶修,没有说话,只是手紧紧地握住叶修的手,两只好看的手握在一起,传递了没说出口的话。

叶修笑了,不像平时的带着嘲讽,而且笑的特别温和。

他不介意在赛场外的位置把自己的疲惫展现给韩文清,他是韩文清的omega,他没有理由不把自己的依赖给他,把最温柔的一面留给韩文清。

他对荣耀之外的事务并不是很上心,但韩文清绝对是个意外,确是情理之中。

再多的再多,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

时间上会有ball,私设什么的真的太多了。欢迎挑错!

可能会有很多人觉得我写的老叶有点软(×),但在我心里,就是这样的,除了荣耀,韩文清作为他的伴侣,也就是最亲的人,疲惫和爱给他,在赛场上又是一辈子的宿敌www

做错车迷路梗来自真实事件,上次和小染去省图,结果回家时他说这车到,结果就不知道坐哪里去了orz

 

评论(12)
热度(114)

© 千树_羊习习快到姐姐怀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